舒宇光艺术创作之“游艺”

发布日期:2022-05-11 04:30   来源:未知   阅读:

  一直以来人们将艺术的起源,归之于人类游戏的本能。舒宇光应该就是这样的艺术家。舒宇光的艺术创作之“游艺”,从不以实际利益为目的,热爱与不顾一切地付出,一直以来是他追求艺术的本真与本性。

  二十多年来,舒宇光在艺术上的不断追逐,跨越不同的艺术种类,在艺术之路上不断寻寻觅觅,“游艺”中得到身心的愉悦和精神的放逐。这种对艺术体验与人生态度的高度统一,在某种程度上,应该就是中国古代圣贤庄子定义的“闻道”与“体道”。

  初识舒宇光是在2014年的景德镇国际艺术陶瓷博览会中,舒宇光在这个世界级的国际盛会上崭露头角,他的陶瓷作品入选了首届中外陶艺家原创作品联展。这是舒宇光放弃了北京十几年功成名就的商业空间设计,来到景德镇专注画瓷的跨界首秀。

  2015年,舒宇光受到法国巴黎蓬必杜现代艺术中心METANOIA空间的邀请,成功举办了陶瓷绘画材料《舒宇光个人艺术展》,在世界艺术主流界展示了景德镇当代陶瓷艺术的魅力,也足以体现舒宇光在艺术上的视野与追求。旅法艺术家吕高先生高度评价:看到舒宇光的作品,能感知到作者的艺术修养和对艺术的热爱,打破了国籍的限制,非常具有国际性。舒宇光站在了东西方文化的碰撞之间,在抽象与具体之间进行了探索,将景德镇陶瓷文化推向了国际。

  2016年6月在家乡河北唐山举办的《 献给父亲—舒宇光陶艺绘画展》,是舒宇光对生养抚育他成长的家乡父老的汇报与回馈。并将在巴黎展出的两幅陶瓷作品捐献给了家乡妇联进行公益拍卖。

  2018年11月在浙江龙泉,舒宇光的陶瓷作品《月光》入选了首届世界青瓷大会暨第十一届中国陶瓷艺术大展,并荣获评审委员会最高奖金奖。

  2019年,在艺术氛围浓厚的景德镇沉浸多年的舒宇光,在陶瓷绘画方面创作和收获颇丰,并且在当地艺术界也越来越被人认可之时,舒宇光突然决定再次回到北京,回到他二十年前的母校中央美术学院,参加首届艺术创作研究班研学国画,研究班成员是由中央美术学院领导及中国美术界名家从全国遴选出来最具实力的优秀艺术创作人才组成。强大的专家导师团组成员由中国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靳尚谊、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中央美术学院院长范迪安、中国著名艺术评论家邵大箴、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何家英、中央美术学院创研院院长王颖生、原中央美术学院国画院院长陈平先生等。

  事实证明,舒宇光的这次抉择是明智的,舒宇光在艺术上再一次有了质的飞跃。在中央美院学习的这段时间,舒宇光选择了当代水墨作为新的艺术创作方向,中央美院的这些艺术导师无论是绘画技巧还是艺术理念方面,都给予了舒宇光全新的启迪,舒宇光的当代水墨《秩序》系列作品应运而生。

  2020年3月,法国蓬皮杜现代艺术中心METANOIA空间再次邀请舒宇光到巴黎举办个展。由于疫情肆虐,舒宇光法国之行未能实现,《舒宇光巴黎当代水墨展》由线下转为线上展。这次展览在艺术界依然受到了空前的好评。

  景德镇三宝蓬美术馆获知此信息后,与舒宇光取得联系,在中国疫情缓和之机,2020年7月,由ASFEA中法艺术交流协会、北京紫都书画院主办的“又见宇光——舒宇光当代水墨展”在三宝蓬美术馆开幕。恩师中央美院艺术创作研究院院长、博士生导师王颖生先生得知学生展览,特意为舒宇光此次水墨展作序,盛赞他的当代水墨“泼洒自如中法度井然,不经意间笔力显现骨法用笔,似六法俱全又与古人形质迥异,实属难得。”这次展览,让众多国内收藏家和艺术爱好者一睹舒宇光的艺术风采。

  2021年,舒宇光水墨作品再次登陆法国《卢浮宫博物馆卡鲁塞尔ART SHOPPING当代艺术展》。这是2021年巴黎疫情解封后第一个大规模的艺术活动,有百余家来自法国、德国、英国、美国、意大利、日本、中国等全球顶级画廊、艺术机构和近2000名艺术家参加这次盛会。

  2022年2月,舒宇光应邀参加由法国政府文化部、法国国家博物馆、巴黎市政厅、巴黎大皇宫博物馆联合主办的巴黎大皇宫《2022 ART CAPITAL国际艺术展》。此次展览的影响力堪称世界顶级四大艺术展览之一。

  这样,舒宇光连续三年参加了法国主流艺术机构举办的大型艺术盛会,将中国的当代水墨展现在国际主流艺术的舞台,并荣获了在法国签发的“中法艺术交流贡献荣誉奖章”。

  近两年疫情的原因,外出活动减少,在工作室画画创作之余,品茶看书就是舒宇光的日常状态了,如果有一把自己制的茶器自用岂不完美,一个闪念,说做就做,舒宇光用空余时间在工作室做起茶壶来。结果一发不可收,一把,两把, 十把,二十把,五十把 ……舒宇光仅凭双手和几样自制的小工具就制作了两柜子的紫砂茶器,东西做多了,就遇到一些不能自解的问题。

  宜兴不愧是中国的陶都,也像景德镇一样,到处是制壶的手工作坊。经朋友介绍舒宇光来到了宜兴七木堂研学基地学习。七木堂唐林彬老师1991年进江苏宜兴紫砂工艺厂,拜顾绍培大师弟子门下学习制壶技艺,是宜兴优秀青年势力派陶艺家。唐老师为了帮助舒宇光解决制壶技艺难点,专门根据舒宇光原有作品进行了技艺分解教学,倾囊而赠,并对各种紫砂泥料知识口传心授。闲暇时间就带舒宇光到市场、作坊、艺术家工作室、博物馆全面了解紫砂的知识 。

  记者:舒老师,多年来您辗转于景德镇、北京、宜兴等地,多次到中央美院和中国艺术研究院学习,问道于各类艺术大家,您对于商业设计、陶瓷绘画、雕塑、当代水墨都有涉猎,现在又从事紫砂壶手工制作?这是您最终的定位吗?

  舒宇光:儒家鼻祖孔夫子曾言:君子博学无方,六艺之学皆宜遍历以知之,故曰游于艺。孔子周游列国的经历,这当然也跟他的政治抱负、教育理念、家国情怀有关。作为艺术家,我虽不像孔夫子有那么伟大的家国情怀,但对于中国传统民族文化自信且自豪,能从事这种美的艺术创造与追求,应该是我一生非常幸运的事。

  艺术与美是值得一生追求的事业,艺术有设计之美、绘画之美、雕塑之美、器物之美,在艺术创作方面我从不定位自己,艺术之美没有绝对的标准。但每一次创作的过程,一定是艺术家心灵探索的过程,也是美的创作历程。作为一名艺术家,遵从内心,有勇气去做更多选择和改变,甚至做一些探索和冒险都是有意义的。我的每一次选择和改变,看似独立的艺术门类,但都是相关的,都对我之后创作上的成功有着巨大的帮助。对于我而言,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不是虚度的,都是有价值的,这在我整个艺术生涯中显然是有迹可循的。

  记者:您说每一次选择和改变,都是遵从内心。您是怎么看待艺术家的遵从内心?会做怎样的诠释?

  舒宇光:史上朱熹曾对“游于艺”作过经典说明:“玩物适情之谓”并以“涵泳从容,忽不自知其入于圣贤之域”来描述游艺的心理过程的特征。适情,其实表达的意思就是遵从内心,艺术家的创作一定是自己悦情适性的美感体验。审美性和悦情适性的美感体验是艺术家创作艺术的本质属性和特征,它既包含内在的真善的价值,又以美感为其价值所归。我的每一次选择和改变,都是不管不顾、无知无畏地全心投入,这种全情投入不计成本、不问前途,只是因为热爱与求知,艺术创作不仅仅是“悦人”,更重要的是“悦己”,只有深入自己的内心,你才有可能有收获快乐、才能在艺术创作上真正地成长与进步。我之前画瓷、做当代水墨、在国外做艺术展览,在某种程度上都是我艺术生涯中成长轨迹的每个阶段,我现在做手工紫砂素器,也不能确定是我艺术创作的终点,也应该是我这个阶段所热衷的一个艺术门类。

  记者:我注意到,您刚才称呼您现在做的紫砂壶为“紫砂素器”,这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吗?

  舒宇光:素器紫砂,是我手工制作的紫砂壶的称谓,它的制作工艺与特征与传统紫砂壶有所不同。我的紫砂素器,没有流水线、没有注浆机、没有翻模,手工制作全套工艺都是我独自完成,都在我这个小小的工作台上完成。我的素器成型后表面上不再增加任何的涂抹、修饰、或者打磨,经过窑火烧制后优点和缺点尽存。目的就是让人们用紫砂素器品茶论道,回归朴素本源,这是我做紫砂壶的初心,就像做人追求本真,随手之形赋予紫砂素器怀真抱素、返璞归真的器之魂魄与精神,因而称之为“素器”。

  纯手工捏紫砂壶成型能够做到每把壶的唯一性,其不可复制性,极大地满足了拥有者的归属感,在制作每一把壶过程中,倾注了我对每把壶的极大热情与情感,每个细节每个纹理都记录着我制壶时的情绪,成为我生命中一段时光的印迹。

  德国著名的古代美术史研究者维克尔曼认为:希腊艺术之美,在于其“高贵的单纯性,及平易的伟大”。他这种对艺术的观念与庄子的朴素之美的美学思想不谋而合。庄子的美学思想很多,但其核心观念即主张自然无为,指的是一种未经人工雕琢的天然状态,朴素之美是本色之美、自然之美,是艺术最高形态的美。而我所追求的紫砂素器的状态,就是在庄子的朴素美学观点启发下形成的。

  记者:您之前所创的瓷画、雕塑、当代水墨,都可以称之为高雅艺术,您现在制作的紫砂壶素器属于器物,是不是跟艺术这个范畴有一定的距离了?

  舒宇光:我们古代先贤说过“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但他们同时也认为“技艺虽小道,实与大道相同。”艺术家所创作的作品,是与他个人的思想观念、情感表达、和精神境界相一致的,“道藏于器,艺以载道”说的就是这样的道理。我制作的紫砂素器所投入的,不仅仅是对于紫砂壶本身所要呈现形式,而且也是对于庄子朴素哲学观在紫砂壶制作上的艺术理念的具体实施,是古人所说的技进乎道的过程,也就是由技术上升到艺术创作的过程。这就是艺术品与现代机械性的、流水作业、注浆或翻模出来的工艺品有着本质的不同,艺术品有创作者的思想与艺术精神融入其中,是有灵魂的器物。

  如今人们喜欢手工的器物,因为手工的器物更有人情味,更有温存感。不仅器物的弧度、手感非常合适,也会让使用者与创作者有心灵沟通的感觉,就像尘世间,在对的时间对的地点,你遇到爱的人,找到最适合自己的,这就是佛家所说的缘分。人和人之间讲缘分,人与器物之间也是有缘分的。

  记者:舒老师前面对“形而上者谓之道”的艺术之“道”有了一些阐述,但造型美在器物制作过程中尤为关键,您的紫砂素器在造型方面有些什么具体美学理论做支撑?在造型方面您有过怎样的思考?

  舒宇光:朱熹认为有形者可以称之为器,无形者可以称之为道,然而道非器不形,器非道不立。做紫砂素器必须在泥料、技艺、美学思想共同作用下才能创造出既合乎自然之道、又彰显个性之美的器具。这也是中国老庄哲学在紫砂素器艺术创作过程中天人合一的美学观念的体现。中国历代器具造型的变化,都是历代艺术创造优秀思想的极大体现。嗜古与摹古,使得我承袭了和借鉴了很多历代经典器具造型,我在制作紫砂素器时注重实用性的同时,将传统器具审美趣味运用到紫砂素器的造型中。紫砂素器的造型更具沉静、端庄、稳重之气息,是中国传统哲学思想在器物制作上的彰显与体现。我所制作的紫砂素器,尽管每把壶的壶钮、壶盖、壶腹造型各不相同,但他们共同特征是,壶钮一定起着画龙点睛的作用、壶盖一定体现一盖定乾坤的果决、壶腹彰显有容乃大的气度。壶体、壶嘴与壶柄之间的线条结构曲中蕴直、直中有曲,中国画的点线面美学理论在紫砂素器上依然有体现。他们之间的关系相辅相成、相互关照、且比例均衡,线条起承转折、抑扬顿挫、规整中有变化,变化中符合规矩,将造型设计的理性与感性诠释得淋漓尽致。生命情感与艺术观念注入紫砂素器中,紫砂素器在材料、技艺、美学观念共同作用下,才能合乎自然之道、彰显自然之美。

  舒宇光,1974年出生,工作生活于中国景德镇,中央美术学院访问学者,法国艺术家协会会员,中国陶瓷工业协会会员,ASFEA中法艺术交流协会会员。获中法艺术贡献荣誉奖章(签发地:法国),第二届美国国际艺术公开大赛提名奖,第十一届中国陶瓷艺术大展金奖。